来美17年,还坚持在生物第一线

生活经验
freemind
帖子: 639
注册时间: 周六 3月 27, 2021 6:55 pm

来美17年,还坚持在生物第一线

帖子 freemind »

这个是我的马甲,我以前经常来这个版上聊science,还记得胖头鱼还有以前活跃的很
多兄弟。

我也来写个流水线,分享一下自己不转行的生物经历,不回复任何站内信或者留言。我
稍微改动了一下小细节,避免熟人认出来:-)

2005年来美国,二流生物学校,医学院,当时什么都不懂,从来没有进过实验室,生物
化学专业但是从来没有蛋白纯化,甚至不会跑PCR。来了以后发现联想和现实很远。上
课几乎听不懂课,考试感觉挺难的。

2006年,加入一个中国人实验室,老板很push,实验室就我,老板和另一个博后,压力
很大,每周工作70个小时,个人体重最低点。我曾经好几次回家太累了,都没力气从客
厅走回卧室,就在沙发躺一下,然后就在客厅睡着了到第二天。我舍友第二天早晨问我
什么事不回卧室,我只能笑笑。

2007年,发了一篇小paper,找了同专业的师妹女朋友。实验继续,老板很push,我当
时也很green,老板说什么干什么。一直到今天,我PhD老板都说我是他实验室最能干活
的那个。我当时帮老板把全实验室600个cage的老鼠genotyping一个人全做了,坚持了4
年,4年以后老鼠的tail DNA的eppendof放满了一个10L的垃圾袋,我defense的时候给
老板看了,他自己都笑了,说要请我吃饭,结果第二天买了一盒三鲜炒面:-)

2008年,接着发了一篇paper,和老婆搭档一起干活。老板仍然很push,比如我和老婆
说好去Disney,提前请假了,周日去的,中途老板还会打电话给我问我这个礼拜的实验
结果blablabla

2009,成为实验室的大师兄,开始帮忙写文章,写grant,开始申请博后。

2010,申请上一个大牛实验室(院士+HHMI),申请上业内的著名fellowship award,
进了以后发现老板挺mean的,以前的中国老板虽然push的凶,但是至少后面两年对自己
态度是好的。大牛感觉就是施舍我一个工作的感觉,实验室也从全是中国人变成就我一
个中国人。实验室基本都是大牛实验室的PhD,我是资历最差的一个。

2011,压力最大的一年,老婆也是博后,老婆的课题特别不顺,家里老大出生,我的课
题感觉也遇到瓶颈。

2012,把女儿送回中国一年半,玩命干活发了一篇CNS,发剩下的边角料,顺便发了一
篇子刊。老婆开始转行。

2013,本来还想发片CNS的,结果被scoop了,最后发了篇10分的,有点心灰意冷,准备
回国找工作,Top2顺利拿到offer。结果老婆转行说还想读书,在美国上学。我没办法
开始在美国找工作+申请K。

2014,又发了一篇Nature子刊,拿到K grant,拿到4个faculty offer,一个公司offer
。最后鬼使神差的加入了一个生物制药公司。我现在想来,可能以前PhD/postdoc工作
太猛了,有点burn out。再加上老婆一直建议我去公司。

2015,开始在公司工作,开展自己的实验室,和老婆long distance(她上学),我一
个人回到“单身”阶段,自我感觉最好的一年,一边工作,一边享受生活(爬山,抓鱼
)。

2016年,和老婆结束long distance,买房,公司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团队,有了好的合
作者。

2017年,老二出生,公司的实验也开始有进展。

2018年,自己实验室的molecule进入临床,当时自我膨胀了一下。

2019年,在公司copy我的博后技能,发了一篇CNS,虽然公司不讲这个,也兴奋了一把
,第一次作为last author发CNS。

2020年,在公司升职,COVID19来了。一边工作一边带娃。

2021年至今,还在公司工作,经常自己动手做实验,昨天还dose老鼠了,仍然对于生物
有幻想。

我老婆转行了(热门的专业),但是收入并不比我高,我2019/2020收入40万+,不是大
富,但是生活无忧。我每天努力工作,有空闲的时候也读读CNS,希望过几年再发一篇
paper。

生物并不是适合所有的人,但是对于科研感兴趣的人也没必要逃走,学校公司都是出路
。偶尔在CNS上灌灌水的感觉也很好。

与还在bench前努力工作的生物科研人员共勉,希望版上多一些science讨论。


来源: LoveAlly (Tim) [博客]
freemind
帖子: 639
注册时间: 周六 3月 27, 2021 6:55 pm

Re: 来美17年,还坚持在生物第一线

帖子 freemind »

这个要赞!去公司的选择还是不错的,工资是在大学的三倍了,而且也可以领导团队,
做PI,挺好的。看看你的兄弟胖头鱼,前几年经费断了,焦头烂额,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