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公司裁员风潮延续 20年来最严重

freemind
帖子: 3723
注册时间: 周六 3月 27, 2021 6:55 pm

科技公司裁员风潮延续 20年来最严重

帖子 freemind »

据追踪裁员动向的Layoffs.fyi网站数据显示,自今年年初以来,已有200多家科技公司裁员总共5万多人。裁员的公司包括Alphabet、亚马逊、Meta、微软、eBay、Unity Software、SAP和思科。这是2023年裁员风潮的延续。2023年大约有1200家科技公司裁掉了26万多人。PayPal今年1月宣布将裁员9%,约2500人。

然而,华尔街许多人对此表示欢迎,认为裁员降低了成本,并推动了许多科技股创下历史新高。这些人乐观地认为,科技公司控制支出,加上AI带来的效率提升,将带来利润的增长。

根据美国再就业公司Challenger的数据显示,2023年是有记录以来科技行业裁员第二严重的一年,仅次于互联网泡沫破裂时的2001年。在过去的20多年里,从未有如此多的科技员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失去工作。

如果只看2月份的数据,那么今年2月的裁员人数是自2009年以来最高的。2009年2月的大裁员是由金融危机引发,企业不得不尽量保留手中的现金。

外媒采访了十几名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被科技公司裁员的人,他们讲述了自己求职的经历,其中一些人不愿具名。总而言之,他们认为就业市场的竞争日益激烈,招聘要求对人员的资质更为苛刻,而且工资低于之前的工作。

对于美国软件开发人员和数据科学家来说,这是一个特别令人困惑的情况。就在几年前,他们凭借自身技能还能轻松找到高薪工作,现在却有些人在考虑是否要转行。

艾莉森·克罗桑特(Allison Croisant)是一位拥有大约十年技术经验的数据科学家,住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她在那里为PayPal远程工作。今年早些时候她被PayPal解雇,成为科技业失业大军的一员。克罗桑特用“疯狂”来形容现在找工作的艰辛。

克罗桑特曾和数百名求职者竞争同样的职位。通过LinkedIn的Talent Insights平台,克罗桑特可以看到有多少人在竞争同一个职位。她还发现,一些招聘广告要求申请者拥有机器学习和AI方面的高级学位或专业经验。

克罗桑特说,在为期五周的求职过程中,她申请了48个职位,获得了两次面试机会。她最终接受了一个较低级别的数据分析师职位,基本月薪比之前少了约3000美元,是在一家金融技术公司当合同工。克罗桑特说:“对我来说,这次求职经历很糟糕,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在工作中真正获得安全感。但终究来说,我仍是幸运的。我有一些朋友已经找了几个月工作了,至今一无所获。”

Layoffs.fyi的创建者罗杰·李(Roger Lee)表示,就业市场已经今非昔比。为了找到工作,许多销售人员和招聘人员都完全离开了科技行业。甚至连工程师也在妥协,不得不接受稳定性更差、工作环境更艰苦、薪酬和福利更低的职位。

美国薪酬跟踪机构Compresive.io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年里,科技公司的薪酬“基本停滞不前”。

克里斯滕·鲍尔斯(Krysten Power)在旅游科技初创公司Flyr工作了两年后,于今年1月被解雇。她说,在如今的就业市场上求职本身就像是做全职工作,有时候甚至比全职工作还要辛苦。

鲍尔斯在市场营销领域工作了十年,她说:“如今你投递简历后,几乎马上就会遭到拒绝。这确实会损害你的自信心,让你反复内耗。”

鲍尔斯和丈夫以及两个孩子住在密西西比州的纳切斯小镇。在她失业前的一个月,一家人刚买了新房。鲍尔斯说,她只考虑远程市场营销的岗位,不过她愿意接受减薪。

鲍尔斯说,她每天都在查看招聘广告,对简历进行相应的润色,

申请最新发布的职位。她参加了几次面试,拒绝了一份工作邀请,因为这个岗位需要她去办公室,不能远程工作,而且薪水只有她之前工作的一半。如果她去办公室工作,就必须找人带孩子了。

鲍尔斯说她有一种末日即将来临的感觉。“总有一天会坐吃山空,没得选择。”尽管如此,鲍尔斯说她仍在努力保持乐观,“因为躺平不会给我带来工作。”

同样的事情正在整个行业上演,甚至对谷歌的前员工来说也是如此,虽然长期以来,谷歌常被视为“硅谷精英之家”。

2006年至2015年在谷歌工作的克里斯托弗·方(Christopher Fong)是一个名为Xoogler.co组织的创始人,这个组织成立于9年前,旨在为谷歌被裁人员提供帮助,开展同行支持,已经举办过数百场面对面的活动。其成员包括数以千计的谷歌前员工和现员工,该组织的名字就是来自Google名字的变体。

今年1月,谷歌硬件、谷歌助手等团队裁员数百人。而在一年前,该公司裁员12000人,约占其全职员工总数的6%。

方说,对许多谷歌前员工来说,现在最大的挑战是找到一份保持以前工资水平的工作。去年3月被谷歌裁员的迈克尔·卡萨克(Michael Kascsak)在求职时没走寻常路。他住在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之前在谷歌做人事招聘。卡萨克表示,在申请了数百个工作岗位后,他今年1月份接受了一份薪水较少的工作,成为兽医企业CityVet的人才招聘主管。

他承认,谷歌的薪酬很高,因此也让离开谷歌的员工有非常高的薪酬预期。“我知道自己很幸运,曾在一家薪酬很高的公司工作。而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做好了灵活应变的准备。我对现在的薪水是满意的,现在这个环境适合我,同事们也很出色。”他表示。

美国的整体劳动力市场过去两年基本稳定,但科技公司却是例外。

求职评论网站Glassdoor的员工信心指数,可以用来衡量员工对雇主未来六个月业务前景的看法,该指数在今年2月份跌至自2016年开始发布数据以来的最低水平。在科技从业者中,Glassdoor上关于裁员的讨论在过去两年里增加了四倍多,上个月同比增加了12%。

然而,ZipRecruiter的求职者信心指数自2023年年中以来一直在上升,并在第四季度升至2022年第二季度以来的最高水平。

即使在科技行业内部,也存在冰火两重天。Layoffs.fyi的李表示,尽管其他领域的裁员仍在继续,但AI正在推动“快速招聘和扩张”。Compresive.io的数据显示,从去年第三季度到第四季度,AI工程师的工资上涨了12%。高级AI工程师的平均工资超过19万美元。

阿米特·米塔尔(Amit Mittal)以前是招聘经理,现在是求职者。之前他在AI贷款公司UpStart担任软件工程经理,经常参与新员工面试。去年11月他被解雇了。

米塔尔说,随着裁员的激增,他目睹了招聘过程变得“要求高得多”。“我们面临更大的压力,门槛变得越来越高,”他说。“过去有四年工作经验的人很有可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但现在,他们的竞争对手是那些有6-8年工作经验的人。”

米塔尔来自印度,自2007年以来一直住在芝加哥地区。由于持H-1B签证,米塔尔在正式离职后只有60天的时间在科技行业找到一份新工作,以便留在美国。“如果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里,我为了谋生不得不开网约车或在麦当劳卖汉堡,那倒也没关系,”他说。“但对我来说,这不是谋生的问题。”

米塔尔现在已经成功获得一个单独的B-2旅游签证,给了他额外的六个月的时间来寻找新的工作。但为了获得这个新签证,提交申请材料相关的花费大约为8000美元。

米塔尔表示,他已经申请了大约110个工作岗位,但都没有成功。他认为这是由于雇主不愿或没有能力为他这样的签证持有者提供担保。米塔尔说:“尽管我每天都会看几百条的招聘广告,但现在找到工作可能性似乎很小。”

比尔·维兹现年64岁,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克鲁斯。今年1月他被eBay解雇,此前他在eBay担任了13年的软件工程师。他说自己正在学习“新游戏”的规则,这些规则与他记忆中的大不相同。

维兹认为并不是多投递求职申请就有用,还需要通过人际关系网接触到“隐藏”的机会。他希望eBay重新雇佣他,希望自己能留在科技行业。“我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尽管我都年届六旬了。”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