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人口跌破千万 武汉人口增量第一

自由交流
freemind
帖子: 2388
注册时间: 周六 3月 27, 2021 6:55 pm

哈尔滨人口跌破千万 武汉人口增量第一

帖子 freemind »

(看中国记者丁晓雨综合报导)曾经号称东北人口第一城的哈尔滨,在2021年,人口跌破千万。至此,东北再无千万人口的城市。而在更多的年轻人离开北方的同时,受生活成本压力、疫情的影响,一线城市的人口流失也在加剧。

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2021年人口数据后,各地也陆续发布了当地数据。

其中,哈尔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末全市常住人口988.5万人。根据《黑龙江统计年鉴2021》数据,2020年底哈尔滨的常住人口为1000.1万人,按此计算,2021年比上一年减少了11.6万人。

而根据2021年5月份公布的哈尔滨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2020年11月份数据),哈尔滨常住人口为1000.99万人。按照该数据,去年哈尔滨常住人口减少了12.49万人。

据哈尔滨统计局披露:2021年年末,全市户籍总人口943.2万人。其中,城镇人口526.5万人,户籍人口城镇化率55.8%。全市出生人口3.7万人,出生率3.9‰;死亡人口5.6万人,死亡率5.9‰。全市人口自然增长率-2.0‰。年末全市常住人口988.5万人。

从数据看出,哈尔滨不仅自然人口在下跌,常住人口也在下跌。

自然人口方面,去年出生人口3.7万,死亡人口5.6万,自然人口下跌了1.9万人。常住人口方面,2021年年末,哈尔滨常住人口988.5万人。

在主要城市中,这一减少量只比天津的-13.6万人略好一些,位居主要城市倒数第二位。

去年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公报中,哈尔滨常住人口减少了62.6万,是唯一一个人口减少的省会城市,也是唯一人口减少的中心城市。

近年来,东北人口下滑明显。数据显示,2021年黑龙江常住人口减少了46万人,全省人口出生率为3.59‰,死亡率为8.70‰,人口自然增长率为-5.11‰,已经连续7年人口出现自然负增长。

吉林2021年常住人口减少了24.07万人,人口出生率为4.70‰,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38‰。辽宁2021年常住人口减少25.6万人,人口出生率为4.71‰,人口自然增长率为-4.18‰。

随着哈尔滨人口跌破千万,中国常住人口超千万城市,减少了一座,只有17座。东北再无千万人口城市。

而目前中国17座常住人口千万城市中,南方占了10座,北方只有7座。而北方城市的人口正在持续不断的减少。

据统计,常住人口减少的城市中,除了哈尔滨,无一例外都是北方城市,北京、天津、石家庄、唐山。

不仅如此,在生活成本的压力下,在疫情影响下,中国的年轻人口正在加速逃离一线城市。

据统计,二线城市的常住人口增量已超过一线城市。往日人口增量位居第一的深圳,位居第二的广州,如今增量排名都退居到了10名开外。

目前,中国的人口拐点已经来临,已经有16个省市常住人口出现了负增长,中心城市的人口增量也整体降档。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去年常住人口增量只有12.41万人。
freemind
帖子: 2388
注册时间: 周六 3月 27, 2021 6:55 pm

Re: 哈尔滨人口跌破千万

帖子 freemind »

40城人口增量:武汉第一,北上广深合计仅增12.48万


  国家统计局发布2021年人口数据后,各地也陆续发布了当地数据。

  第一财经记者对40个重点城市(包括主要一二线城市和部分经济大市、环一线城市)2021年人口数据统计发现,在已公布数据的城市中,有14个城市人口增量达到或超过了10万人,其中武汉、成都、杭州、西安四大新一线城市位列前四,且增量均超过了20万。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人口增量均未进入前20。

  需要说明的是,昆明、大连、哈尔滨和长春等几个重点城市2021年人口数据尚未发布,没有纳入统计。

  武汉成都杭州增量位居前三

  在统计的40个城市中,2021人口增量前十名的城市分别是武汉、成都、杭州、西安、南昌、长沙、青岛、宁波、郑州和贵阳。

  武汉2021年新增人口超120.12万人,在全国位居第一。此外,2020年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武汉常住人口数1244.77万人,郑州以1260.06万人首次超越武汉,成为中部地区常住人口最多的城市。但到2021年,武汉反超郑州,成为中部地区人口第一城,郑州(1274.2万人)则退居中部第二。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对第一财经分析,2020年武汉受疫情影响大,很多工地、企业关闭,一些人离开后还没回来,或者虽然回来了,但在第七次人口普查时,没满足常住人口“居住满半年”的登记条件。疫情之后,尤其是2021年武汉经济满血复活,原先在外的人员大量回流。不仅是省外人员回流,而且湖北地市州的人口也很多流向武汉。同时,很多大企业第二总部落地武汉,光谷的创新科技企业集聚,武汉也留下了很多大学生。

  2019年起,武汉实施高新技术企业三年培育行动计划,2019年至2021年,三年突飞猛进,全市高企年净增数分别为881家、1842家、2892家,高新技术企业总数达到9151家。2021年武汉高新技术企业数量位居全国第8,中西部第一。

  近年来,武汉光电子信息、汽车及零部件、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等三大万亿产业集群蓬勃发展,中小尺寸显示面板、集成电路等战略新兴产业强势崛起,“北斗+”产业、人工智能、数字经济等一批新兴业态加速发展。得益于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高教实力位居全国前五名的武汉,吸引留汉工作的大学生越来越多。

  成都2021年末常住人口为2119.2万人,与2020年末相比,增加了24.5万人,增长1.17%。

  2021年,成都实现GDP 19916.98亿元,继续位居全国第7,距离两万亿大关仅一步之遥。2021年,成都实施高新技术企业培育计划,净增高新技术企业1600余家,总量达7800家,高新技术产业营业收入增长13.9%。新增科创板上市及过会企业11家,总数居中西部第一。高新产业的发展,也让成都加快集聚大批人才。

  杭州是增量前五名中唯一一个位于东南沿海的城市。2021年杭州净增人口达到23.9万人,占全省的三分之一。杭州规划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汤海孺认为,杭州的人口净增总量还是很大的,也说明杭州经济发展的新动能需要新的劳动力支撑。未来杭州要更多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更多跟实体经济进一步结合,从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来推动杭州数字化的发展。

  增量超过20万的还有大西北的龙头城市西安。作为我国高教实力前五的城市,西安的高新技术产业也在快速发展。近两年,西安高新区共新增18家上市公司,占到西安新增数量的九成。

  南昌去年的人口增量高达18.25万人,位居第五。相比武汉等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南昌的首位度并不高。从综合实力来看,南昌在中部省会城市中的“存在感”有待提升。不过,随着近年来南昌加快打造强省会,南昌对所在省域的人才、人口的吸引力在不断提升。

  情况类似的还有贵阳。2021年4月,贵州出台了《关于支持实施“强省会”五年行动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提出确保贵阳到2025年成为生产总值达到7000亿元以上、首位度达到27%以上、城区常住人口超过500万的特大城市。

  北上广深合计增长12.48万人

  在统计的40大城市中,共有14个城市2021年人口增量达到或超过了10万人,此外,包括苏州、合肥、济南、佛山增量超过了9万人,南宁增量超过了8万人。整体上看,增量多的城市主要集中在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以及部分环一线城市。

  2021年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人口增量均未进入前20。其中,广州增量为7.03万人,深圳增量为4.78万人,上海增量为1.07万人,北京比上一年减少0.4万人。也就是说,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2021年人口合计增加仅12.48万人。

  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北京市2021年统计公报,以及《北京市统计年鉴2021》梳理发现,北京市常住人口在2016年达到2195.4万的高峰后,已经连续5年下降。2017到2021年底常住人口分别是2194.4万人、2191.7万人、2190.1万人、2189万人、2188.6万人,相比上一年分别减少了1万人、2.7万人、1.6万人、1.1万人、0.4万人。

  上海2021年底常住人口为2489.43万人,比上一年增加1.07万人,比2014年增加22.37万人,7年年均增加约3.2万人。

  由于此前广深的人口规模要比京沪小不少,可容纳的增量空间较大,加之广深的落户门槛较松,因此过去几年广深人口快速增长。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从2010年到2020年,深圳和广州增量位居前两名,十年增量分别达到713.65万人和597.58万人,也就是说,过去十年,深圳每年增加70多万人,广州每年新增近60万人。但到2021年,深圳、广州两市新增人口分别只有4.78万人和7.03万。

  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分析称,疫情以来,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超大城市受到的影响很大,尤其是广深不少服务业受疫情的冲击较大,对很多从业人员产生比较大影响。

  作为“千年商都”,广州有着全国最好的专业批发市场。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广州全市共有713个专业市场,市场商户逾80万。在疫情影响下,包括荔湾、越秀的很多批发市场、商户都受到较大影响。

  彭澎说,商贸、餐饮、酒店等吸纳就业较多的服务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大。而制造业虽然受疫情影响较小,但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如“机器换人”、产业数字化智能化等,需要的劳动力也没有那么多。

  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房价较高、生活成本也比较高。同时,近年来随着产业转移到中西部等地,从业人员也随之变化。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肖鹞飞分析,近年来广东在加工贸易这块很多企业转移到江西、湖南等中西部地区。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城市的人口变化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特点。深圳、广州在前一个十年增速很快,但这种增速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达到一定阶段,会进入到一个相对平缓的阶段。当前一线城市的城市人口规模尤其是城区人口规模都很大,已经进入到平稳发展期。

  以深圳为例,去年6月11日,深圳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公示了《深圳市国土空间总体规划(2020-2035年)》,并面向社会公众公开征询意见。其中,颇受关注的一点是,到2035年,深圳的常住人口或将控制在1900万。这意味着未来15年,深圳的人口增长空间将不足150万。

  牛凤瑞说,在进入到本世纪第3个十年,在疫情影响下,加之各个城市发展阶段不同,因此各个城市集聚的人口规模也有差异。相比四大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正处于人口加速集聚阶段,仍有一个较大的增长期。牛凤瑞也说,人口的流动、集聚的背后,是产业、经济和各种要素的集聚,包括就业机会、收入水平的提高等。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丁长发说,包括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近年来经济快速发展,就业机会多;这些城市的医疗、教育等公共基础设施也不错;相比一线城市,房价也没那么高,加上落户容易,这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到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
回复